区块链游戏,Fomo 3D :你可以在喜欢的时候结账 但你永远无法离开

01

老李被辞退了。

因为上班的时候看行情、炒币。离职的时候老板说:“老李,给你个忠告,别再碰加密货币了,那是资本的游戏”。

“哼,老东西,不懂得与时俱进,就守着你的传统公司到死吧”。老李拿着离职书,心里暗暗不爽。

截止今天,老李进入币圈已经15个月了,而他扔进市场的,除了自己上班十年的积蓄,还有父母名下的一套房子。

和妻子上个星期刚刚办理了离婚手续,孩子归她,老李有权利一个月看孩子一次,每个月要给孩子1000块抚养费。

事实上,像老李这样的人有很多。他们有的是民办医院的护士,有的是工地上的搬砖工,有的是鸭脖店的老板娘等等,你只要能叫的上来名的职业,这个圈子都有。

在去年,比特币疯涨的那些天,他们疯狂买入,没有钱就借,借不到就抵押,什么身份证、房产证、驾驶证等等能用的都用上了。

为此,老李建了个群,把这些人全部拉了进去,群名叫“币海沉浮”,每天群里都会讨论哪家币涨了,哪家币跌了。他们给自己设立了一个口号“你的嫩模老婆会感激现在看盘的你”。

都说圈子混久了,总有几个气味相投的死党;阿力和老八就是。阿力是做卡车生意的,一天到辛苦上班,省城之间两地跑;老八则属于家境优渥的无业游民,天天在网上搞网恋,调戏群内小姑娘。

由于群的规模越来越大,有些空气项目会找老李他们做推广,因此赚了点小钱。

但是老李并不高兴,因为这些蝇头小利并不能满足他;他渴望暴富,渴望像自己偶像“李哭去”那样一睁眼就几亿进账,尤其是当他听了之前偶像的录音之后,更是发现自己赚钱太慢。

这几个月的币市并不好过,庄家拉盘,币价低迷,新韭菜不愿入场,即使有Black Rock这样的大型资本机构的利好消息推动,也难让整个市场达到去年的盛况。

最关键的是,去年投资加密货币的老李,已经被市场死死套牢。

平仓?去年可是高位买进的,平了也换不回老房子。加仓?钱已经投入EOS RAM了,现在一天三顿饭都得计划着,哪还有钱?

再加上各大自媒体推出的那么多“韭菜教学”,让现在的韭菜们开始趋于理性,每次接到空投项目,群员的反应都不再跟以前一样积极。

项目方推广人数要求也越来越难以达到。可是愁坏了老李他们。

仨人决定晚上开一个会讨论一下。

“怎么办阿力,老八”?老李点了一根烟“现在项目方越来越难找,RAM正在疯涨,又不能撤,咱仨得想一个新的捞钱方法,你俩有啥意见没?”

老八没回应,阿力说没有。

“阿力,你前段时间给一个老板运货,不是跟他说咱们能帮忙代投么”

“你可别扯犊子了,人家老板说,咱们连分析师证书都没考,根本没资格给人家代投”。

“X!那帮自媒体就有资格了?前段时间还不是被曝出伙同项目方诈骗?什么曲线三角、大阳线、5日均线,都是骗人的。熊市之下,消息为王,谁有渠道搞情报,谁就是赢家。”老李很愤懑。

“老八,你家是经商的,你那有啥渠道没?”

“我啊,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爸跟我关系一直不好,我认识的人,都是高中同学和游戏好友。”老八摆摆手,表示一脸无奈。

“得,要你俩有啥用;分钱的时候你俩比谁都快,想法赚钱的时候就蔫不拉几的。”

“真想当币圈大V,天天全国旅游,还能有粉丝供着你,你看那“宝三爷”,都发行自己的代币了,粉丝还不是争相购买?啥时候我也发自己的代币,200个李币,换我一条洗干净的内裤”。

“老铁,你这梦我去年就做过了,贼拉美好”。阿力嘲讽道。

“滚,我发现你狗嘴里就是吐不出象牙”。

“诶?你们说币圈大V?我好像认识一个,我高中同学,虽然不能跟宝三爷他们比,但貌似有点影响力,据说有将近十万的粉丝”老八好像想到了什么人。

“这人好相处不?”

“高中我死党,天天抄我作业,家里穷的叮当响,大学都没考上。不过成了大V以后,貌似就不一样了。”

“那咋,要不让他给咱站个台,咱也发一波币?”阿力笑嘻嘻的问到。

“你可拉倒吧,白皮书找人写一份十几万,你从哪搞这些钱?而且就算你发币了,后面咋办?跑路?我可不想当通缉犯”老李顺道泼了一盆冷水。

“瘪犊子,那你说咋办吧?咋样挣钱又不犯法?”阿力明显不爽,他认为老李就是在拆台。

“前些天他给我说了一个项目,用以太坊投的,好像叫啥3D来着,据说一天时间募集了近百万,这个项目好像能根据你投的以太坊分红”。老八回答道。

“啥情况啊?靠谱不?”阿力问?

“具体我还没问,晚上我去给他打个电话”

“你把情况问清了,这是干嘛的,怎么个操作流程,项目方咋样,会不会跑路,他投了没?是不是只要以太坊?不行让他带带咱哥仨。咱们总共就这点儿以太坊,没了就只能上天台了”老李嘱咐道。

“成”

02

第二天,老八回信了。

“李哥,昨天晚上我问了,这个项目叫Fomo 3D,是前段时间一个国外团队做出来的赌博游戏,只不过把交易数据放在区块链上了,机构没办法做黑庄”。

“狗庄有这么好心?干赚吆喝啊?”阿力问到。

“他们会有一个分成机制,每当有一个新用户往里面投钱了,一部分分给之前投资的人,一部分分给庄家的,而且,每邀请一个人,邀请人都能获得一定奖励。”

“这不就是庞氏骗局么,拆东墙补西墙”?老李毕竟是学经济的,感觉到了一点问题,但依然掩藏不住他心中的悸动。。

“没错,我当时也这么问他,他说这游戏跟庞氏骗局不太一样,庞氏骗局往往亏的是最后接盘的人,而这个游戏的“接盘侠”,可以获得整个下注池48%的ETH奖励。目前奖池里有21387枚ETH,也就是说最后接盘侠能获得10265枚以太坊”老八回答道。

“我滴乖乖,那就是3000万人民币啊!相当于是2011年买比特币,然后现在卖掉。”阿力张大嘴,夸张的表情试图表现出一种难以置信。

“奖励这么高是噱头吧,项目团队跑路怎么办”?老李还是有一些疑虑。

“其实项目方早就有所标注了,官网上主页就写着‘XXX退出了这场诈骗游戏。’但整个游戏是建立在智能合约上的,即使跑路,警方也能利用钱包地址来找到他们。”

“除此之外,游戏支持随时提现,大家都是希望在接盘侠到来之前,先靠分红赚上一笔。”老八说道

“我还是觉得有点怕,万一中途项目方突然跑路了,咱不就栽了”

“那就只能在跑路之前提现咯,我这个同学也投了100个以太坊进去,他说这个游戏早进去的早获利,他认识一个大V是第20个入场的,投了1000ETH,2天就赚了50万,而且他之前也试过,可以立即提现”。

“卧槽,成吧,不行就搞,你跟你那个朋友说一声,让他带带咱,咱给他点钱,请他吃顿饭之类的。”虽然还是心存疑虑,但是2天赚50万显然已经让老李已经坐不住了。

“这事包我身上,晚上让他给咱远程连线”。

03

吃完晚饭,老李打开了电脑,发现阿力和老八已经在线了,群里还有一个人叫“币圈将军”。

“各位老铁晚上好啊,我叫小磊,是一个投了几年加密货币的小韭菜,目前主要是做加密货币代投这块的,之前帮……”

“哥们老乡哈?听你口音像俺们那疙瘩的。”都说东北人比较热情,看见同乡,还是大V,阿力赶紧攀起了关系。

“嗯嗯,力哥好,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哈”小磊笑着说道。

“小磊你好,早就听老八说过你,年轻有为,投资加密货币不到一年,就赚了100万。”

“哈哈,没有没有,那都是老八扯犊子的”

“你咋还不好意思呢?我们今天就是想让你带带我们几个老东西。我叫老李,是这个群的群主,之前老八应该把情况给你说过了,我们这边想麻烦你带我们玩玩这个Fomo 3D,不知道你这边方便不?”

老李表现出职业式的谦卑。

“嗯,老八跟我说过,他有俩亲哥们想入场。反正我跟老八是老朋友了,这都不是啥大事。嘿嘿。”

看起来,小磊很好接触,至少能看出,他已经被老李的真诚打动了。

“首先你们要翻墙,毕竟是外国人做的游戏,暂时还没有中文版本。而且网站要经常更新数据,有时候会登不进去,多试几次就好了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需要登录你的Mata mask账号,在Send ETH这里买入相应的平台代币KEY,这里平台设计了一个机制,也就是你每次买一枚KEY,后面一个KEY的价格就会增加,以此类推的话,最后一个接盘的人可能需要付出成百上千倍的价格买入KEY,而之前入场的人则会分配到相应倍数的奖励”。

“听起来很诱人”老八说道

“是的,除了这些,游戏还加入了一个“战队”系统,这些战队分别命名为“白熊”“牛”“蛇”“鲸鱼”,并且在游戏结束之后,最后买入的人不仅会得到48%的分红,其所在的战队也会进行分红。”

“四支战队分为不同的投资方式,白熊注重的是本次抽奖和下一轮抽奖的奖池分红,而蛇、鲸鱼、牛除了在白熊的基础上,还可享受整个游戏中购买平台代币的人所带来的分红,只不过相比较白熊来说,前两种分红的比例略低”。

“也就是说,投白熊的是短期较多,投蛇、鲸鱼、牛的则是注重长期是吗?”老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而对于阿力和老八来说,他俩压根就没听懂。

“你可以这么理解。整个游戏以24小时为时限,当时间结束的时候,最后一个买入的人就是所谓的“接盘侠”,会获得整个奖金池48%的以太坊奖励,可一旦有人进行下注,那么时间就会恢复30秒”

“也就是说,理论上这个游戏是没有时间限制的,只要有资金入场,而当人们一旦发现,投入的以太坊已经达到他们的心里预期后,游戏才会结束,另外游戏还设置了邀请奖励、空头奖励等,来吸引更多人进入这场零和博弈。”

听完后,老李陷入了沉默,理性告诉他,这游戏的水太深了,整个游戏仿佛在用各种方式来嘲笑人性;但感性的思维告诉自己,面前就有一座巨大的金库,而Fomo 3D就是打开这座金库的钥匙。

“这个游戏真的是赌博啊,有没有想到过会违法”?

随着奖池中的ETH不断上升,老李已经打开了他的ImToken,显然,他在努力寻找最后一丝说服自己的理由。

小磊戏谑的说道:“李哥,你听过一句话吗‘铁链可以控制住一只温柔的野兽,却锁不住一只发狂的野兽’,这场人性测试,我们已经输了。”

“是的,我们已经输了,哈哈。”老李笑着说道

03

晚上,他们约了小磊出来吃饭,四个大老爷找了一家夜市摊喝酒、吹牛,约好今天不醉不归。

“李哭去都不敢这么玩吧”

“他算啥?等游戏结束了,咱也能去迪拜的帆船酒店去体验生活了”

“你可别吹牛逼了,人家才不屑玩你这游戏呢,都是骗韭菜的”

“这次我赚了钱,就把儿子接走”

“对,让嫂子知道,离婚付出了多大的损失”

……

这是老李他们最开心的一晚,几个人都醉了,索性就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,老李梦见自己复婚了,还带着妻儿去拉斯维加斯海滩看海。

整个海滩就他们三个,海平面一望无际的蓝,阳光虽然刺眼,但却并不怎么热,儿子戴着泳圈一晃一晃的跑向大海,海鸥在海面上盘旋了许久,似乎也在享受这久违的海风,椰子树在旁边沙沙作响。

老李躺在沙滩椅上,手边的音响放着他最喜欢的歌曲——《加州旅馆》;他轻声的哼唱着

“欢迎来到加州旅馆,多么可爱的地方”

……

“你可以在喜欢的时候结账,但你却永远无法离开”

点赞